问题儿童

参商


*依旧私设多,ooc,书剧混杂,将就看吧
*车,甜甜的车
*有没有后文是不知道的,慎追



第二章



夜尊像只猫一样蜷在沈巍旁边,把头搁在他颈窝里蹭来蹭去,觉得很快乐。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轻松过了,回忆了一下,上一次好像还是一万年前,他们在大封之地的时候。

他捏着沈巍冰凉的手指把玩,因为心情十分不错,笑容都带出些孩子气。似乎已经忘记前几天他才亲手折断哥哥的腿这件事,今天又变成了黏在哥哥身边的乖巧弟弟。

“以前我们也是这样睡在一起说话。”他看了看闭着眼的沈巍,知道他没睡着,不以为意的接着说:“那时候我的异能还没觉醒,是个没有自保能力的废物,鬼族那些老家伙们想丢弃我。如果不是哥哥保护我,我早就死掉了,所以我那时候很依赖哥哥,你去哪里我都要跟着。”

沈巍睁开眼,视线落在天花板上,悠悠道:“你不如那时候就死掉。”

夜尊仿若未闻,捧着他的手到唇边亲了一下又道:“不过也有跟哥哥分开的时候。你因为异能太强,很早就被那些老头子选去学习接手族里的事务。那时候你一走,他们就来欺负我。我记得有一次他们把我跟三只幽畜关在一起,想看我被那些畜牲撕开吃掉……”

沈巍苍白着唇冷笑,像一块薄薄的瓷胎,又美又脆弱:“你不需要骂幽畜,因为你跟它一样,都是畜牲。”

夜尊垂眸挺认真的想了想:“哥哥以前没那么牙尖嘴利,跟谁学的?赵云澜吗?”说到最后一句时,语气已经低沉下来。

沈巍终于肯分给他一个冷漠的眼角,把手从夜尊掌心抽出来。因为很虚弱,所以质问不具备威慑力:“你到底要把我关到什么时候?”

“那哥哥什么时候才能变乖呢?”夜尊抬起手肘撑住脑袋,头发弯弯的在后脑束成一小绺,整个人仿佛一抹妖气四溢的月光。他的视线从沈巍的额头一路扫到没有血色的唇,忍不住探身去吻他。

沈巍偏头躲开却又被夜尊卡住下颌掰回来,被动的承受这个吻,干脆合眸来个眼不见为净。夜尊吻得很用力,舌头不容抗拒的扫遍沈巍口腔的角角落落,与此不同的是他的目光,几乎是温柔深情的落在沈巍脸上,看他颤抖的眼皮,浓秀的眼睫,难堪到染上红的脸。舌尖滑出对方口时,牙齿一用力,便将沈巍唇咬破。

他退回身满意的看着那个细小的伤口漫出血珠,卷舌舔去沾到自己唇角的鲜红,歪头一笑:“这样气色好多了。”

沈巍气得额角直跳,声音却很有修养的克制着:“你既然恨我,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

“嘘——”夜尊伸出食指阻止他的话,轻轻地说:“别说傻话,哥哥还不到死的时候。”

沈巍神情沉淡的看了夜尊半晌,终于问出憋了许久的问题:“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这个问题不是他第一次好奇,却是第一次问出口。眼前的人跟小时候那个稚弱小白兔一样整天跟在自己身后撒娇,哥哥长哥哥短的人完全对不上,他曾觉得是因为自己把夜尊封到天柱里万年,所以他那样记恨自己。但当他从万年的回忆里掏啊掏,又隐约咂摸出夜尊对他的恨从这之前就有了。

——“该死的人,是你。”

他至今记得夜尊在当年的大战时对他说的话。当时的夜尊鼻尖还坠着泪,抬眼时那刮心刺骨的恨意却透过眼神和话语深刻的钉进沈巍骨子。

他到底做了什么,让这个世上唯一的双生弟弟那样恨自己。恨到只是杀了他还不够,要用这样背德的肉体交欢方式羞辱他也羞辱自己。

他紧紧看着夜尊,企图从对方脸上看出些端倪,夜尊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坦荡的正视沈巍,维持着很体面的笑,眼神深不见底,一点情绪都不让沈巍捕捉到。

“都是过去的事了。”夜尊说着垂下头,任由额前长发遮住眼睛,这回唇角的笑终于消失了:“不过在今后的日子里,哥哥要好好的向我赎罪……才可以。”

沈巍沉默不语,不明白赎罪的方式为什么除了挨打,还有上床。不过他不打算问了,夜尊现在疯疯癫癫、邪里邪气的,没有规律可循,他不见得能问出真正的答案。他感觉累得很,疲惫的闭上眼不打算再理夜尊。

这时门口有侍从小心翼翼的敲门:“夜尊大人?”

夜尊隔着门道:“说。”

侍从不敢耽搁,忙道:“找到赵云澜了!”

夜尊眼睛瞬间被这六个字点亮了,他起身在床前来来回回的走了好几圈,兴奋得像找到玩具的孩子:“好,太好了。你们给我好好盯住他!”

侍从应声而去。

床上的沈巍早在听到赵云澜名字的时候就睁开了眼睛,此时紧盯着夜尊,问:“你要干什么?”

夜尊仿佛听到不可思议的话,奇怪的看了一眼沈巍,道:“当然是杀了他。”

沈巍一愣,仿佛被踩到逆鳞一样瞬间红了眼,怒吼:“不许你动他!”铁链磨过手腕,伤又开始渗血,但他感觉不到疼似的,疯了一样瞪着夜尊,恨不能挣开铁链扑上去跟他同归于尽。然而他一身重伤,力气十分有限,再奋力挣扎也不过一出外强中干的好戏而已。

夜尊背着手居高临下的看他发疯,笑微微的,看够了,才俯下身在他耳边很柔和的警告:“我劝哥哥别再提他,我很讨厌从你嘴巴里听到跟他有关的话。”

沈巍斜过头跟他对视,眼镜早被夜尊摘掉,没有了镜片的阻隔,他很轻易就看清哥哥怒气蓬勃的眼瞳,那一对眼珠子像浸过结冰溪水的黑石子,折射出坚硬的光,漂亮得让人移不开眼。

“哥哥别这么看着我,也别不服气。你想保护你视若珍宝的朋友们,我给过你机会了,是你打不过我。”说着挺无辜的眨了下眼。

沈巍被夜尊抓回来之前,曾仁慈的得到三次和他比试的机会。夜尊当时承诺,如果沈巍赢,就放过特调处所有成员。不过夜尊不做亏本买卖,敢说这样的话当然是成竹在胸的,那时候沈巍异能不稳被他一眼看穿,他有十足的把握能赢。最后也事实如此。

比试当天夜尊好整以暇的看沈巍输了三场,好整以暇的看沈巍三局过后抬手一抹嘴角的血便又举着斩魂刀朝他冲过来。他想到小时候沈巍是站在他前面为保护他战斗的,但现在他的哥哥却为了其他人转身对他拔刀相向。他有一点难过,但也只有一点点而已,很快烟消云散。马上他就能长长久久的拥有哥哥了,他想,不必再难过。

夜尊喜欢沈巍目标明确,韧性足,不服输。小时候他们在大封之地曾被几十只异兽攻击过,异兽不同幽畜,有异能也战斗得费劲,更何况当时的沈巍也不过一个六七岁的小娃娃。他明明也害怕,却固执的把夜尊护到身后;明明已经浑身是血,伤到站不稳,却还能拼着一口气扑上去咬异兽的喉咙。

他的哥哥天生有一根凌天立地的傲骨。

那天的比试夜尊手下留情了,让沈巍流血却又不伤及五脏六腑,让他疼却没断筋断骨,一点点耗尽他所有气力,熬干他所有精神。

在沈巍扛不住晕倒那瞬间,夜尊将他揽进了怀里。



后文戳链接:


http://pianke.me/version4.0/weixin02/wxshare.php#!/article/5b5421dd257be9031acf8969






参商


*车!虐身!预警,慎入
*私设多,ooc


第一章



“夜尊大人,我们怎么都没想到黑袍使伤成这样还能逃跑,是我们看守疏忽了,求大人饶我们这一次!”

夜尊姿态慵懒的坐在高台上,微仰着头,金色面具下露出来的皮肤是长久不见天日的惨白,睫毛太长了,簇拥着盖住眼睛里的情绪,对面前战战兢兢的三个侍从视若无睹,沉默着没有说话。

他们等了会儿不见夜尊有回应,扑通一声跪成一片,这回连牙齿都在打战:“请大人看在我们最后还是把黑袍——不——犯人抓回来的份上,饶了我们吧!”

这回夜尊终于有反应了,只见他挑回目光看着他们,像个没听懂话的孩子:“……犯人?哥哥怎么会是我的犯人?”

空气倏忽冻结下来,三个侍从把身子伏得更低,恨不能把头埋进地里做鸵鸟。这位少爷的逆鳞多得遍地开花,朵朵都跟黑袍使有关,昨天还一边抽黑袍使鞭子一边说他是自己的阶下囚,今天就矢口否认了。又因为没人知道今天的黑袍使是什么,所以一个也不敢接话。

不过夜尊今天的注意力仿佛完全不在他们身上,他站起来往台阶下走,问:“那赵云澜呢?”

“……还没抓到。”

夜尊神情痛苦的转了下脑袋,朝领头人伸出手,修长的指间黑雾缭绕,伴着黑雾的消散,中间的侍从砰一声倒到地上,浑身僵硬,死了。

这时夜尊才咬牙吐出一声重重的:“废物!”

另外两个侍从背上沁出冷汗,忙道:“属下一定尽快抓到赵云澜!”

夜尊抬头望着黑沉沉的天——地底下是没有阳光的,永远都一片沉黑。他望着漆黑的天悠悠呼出一口气:“别让我等太久,滚。”

两名侍从如获大赦,忙躬身马不停蹄的滚了,还不忘把死掉的同伙一起拖走,怕晚一分钟都碍了夜尊的眼。

夜尊没理他们,转身往后屋去了。

他拐进门在床铺前站定,看着面前昏迷的人,目光几乎是粘上去的。

才被他抓来一个月而已,已经瘦得不成样子,脸上身上满是血污,嘴唇苍白,眼角眉梢坠着脆弱憔悴。不过模样生得好看,不仅不显狼狈,还透出一股惹人心动的凌虐美。

夜尊抬手挑起罩在那人手腕上的锁链,入目的是磨得血肉模糊的皮肉。他看着这不仅没恢复,还越来越严重的伤口,冷漠的扭过头,露出个不知是讥讽还是嫉妒的笑。

下一秒,他脱掉一身白衣,赤条条的覆上床去。





下文戳链接或评论

http://pianke.me/version4.0/weixin02/wxshare.php#!/article/5b51814c257be9796ecf8963